全大图片说说风古

 

红颜旧时,毁于妒忌。日月流转,情缘难数。曾经的誓言,化作过眼云烟。夜深时,风竹叹秋韵,声声若泣。万叶千声,皆是流年的悲怨。繁华落幕,岁月蹉跎。修行多年,仍改变不了命运的注定。纷繁浮华,不过烟云,没有谁能永存。唱尽红尘落寞的轻歌,只为一生宿愿,时光的殇然而已。 是谁在吟红尘如烟,这场虚无的梦?谁在唱断桥残雪,这场繁华的空?谁在叹陌路深巷,这场殇费思量?岁月如指间流沙,不经意,便苍老了谁的年华。昔日欢颜已难寻,流年的擦肩,在此一瞬定格。谁的错过,揭开了谁的过往?寂寞的芳心,为谁的年华沉醉,守半世红尘。
紫陌红尘,情深缘浅,曲终人散,离散天涯。这一别,分别两岸。这一别,彼此陌路。缘尽离散,深情尽成茫然。漫漫流年,一分柔情换一身尘埃。我不过是你画卷里的短暂欢愉。现在,我只是经过你的风景,为你编织一段深情的梦,从此独自守空城。 我徜徉于人世间,观察着岁月无声地流逝。然而,我却独自静守在轮回转动的禅意之中,静静等待着花开的气息。纷繁的世界里,只有你的身影,似在前世刻下的符号。如果没有在红尘深处相遇,谁能陪我度过如此美妙的时光?有没有人告诉你,我留恋于此,从未离开你的身边,只因你是我笔下最美最动人的一抹清词。 谁为谁留下一抹红颜?谁为谁写下一篇婉约?谁为谁痴守一份情深?我深深爱着你,融入红尘的美丽之中,不知是命中注定还是巧合,不再言说相思之苦。愿化作一份执念,陪伴你一世欢颜。不再去流看一地的空纱。窗外的风雨中凋零。从热闹到荒芜,从虚荣到深藏。从盛世到平凡,从年轻到暮年。人生得一知心人已足矣!
◆ 紫陌红尘,回头一望。多少美好早已逝去,多少时光不再。逍遥行走的江湖,留下多少悲欢离合。情浓感伤的风景,沿途开放又凋落。相遇时,你在人潮中的眼神里找到我。分手后,你已然消失在熙攘的人流里。
◆ 红尘流转,多少无眠的夜晚。谁的孤寂,触动了谁的心扉?谁的光阴,沉醉在茫茫尘世?谁曾守望着等待,却孤独终老?青春已逝,何处寻回?岁月如梭,执念在心的思念梦里。月圆时,曾关心芳心里的谁?淡漠间,逝去了多少青春梦。那一场悲欢离合,成为了心中永不磨灭的殇。梦之尽头,才觉悟不尽前世今生的错综复杂。
◆ 唏嘘一声,岁月不饶人。多少相思,染白了昔日倩影,泪痕在风雨中模糊。从繁华到寂寞,从虚浮到真实。从盛世到平凡,从少年到暮年。获得一份知心相伴已足够!双眼中落下泪水,从此各奔天涯,只残留苍白的文字纸片。将孤独编织成一片幽梦,在心中诠释着无尽的思念。可惜今生无缘,红尘变幻莫测。那纸情缘无法保留,此后漫长岁月再无重逢。回首往事,过往的繁华早已黯然消散。纵然修炼千年,也改变不了命运的注定。
◆ 尽管情意深厚,缘分如此浅薄。岁月更迭,许多男女因此叹息。曾经美艳的芙蓉花,如今萎谢不再。多少人心存憾恨,终生无缘一心之人。白头偕老,与你一起走完人生的路途。或许还有些人,因为情感的禁锢而笼罩在绘成的牢笼中。纵观千年,多少千古绝句充斥“情”深意浅。但是如何表达情感,似乎一笔难以概括。即使如此,我仍旧犹豫不决,不敢涂抹关于你的墨迹。
◆ 贡献了一生的光阴,为谁花落天涯?为谁倾心抚琴牵挂?过尽红尘,为谁将发丝染成斑白?曾经的繁华如流水,然而无法换来相伴一生的甘甜。无法诉说两地分离的忧伤和悲哀,总有一曲哀怨绕耳,为谁的相思憔悴?纵然有三千弱水,也只为你留下一滴泪。但是薄缘如同浮萍,繁华终成凋零,紫陌红尘,何处才是归程呢?梦中倾城,却终究是虚幻的。等待重逢,却担忧只是在梦里,叹人生中的相聚与别离总是那么匆忙。
◆ 一声告别,将千年的痴迷拱手送别;一句珍重,封存了容颜如花的微笑;一个背影,冷落了曾经温暖的心底;一次无言,彻底断绝了那悠长的思念。岁月流逝,太多情感逐渐消散在风中,化为无形;太多人逐渐离世于眼前,留下无声的痕迹。在这尘世中,谁是谁的路人;谁是谁的真命?谁才是谁心底最珍视的存在?只愿意得一颗真心,不离不弃,共白头。
北风吹地白色的草摇曳折断,胡地上在八月飘落雪花。忽然如同一夜春风拂面而来,千树万树梨花阵阵飘洒盛开。雪花飘散进围帘湿润的纱罩里,狐皮披风中不觉寒冷,锦缎薄衾同样难以保暖。将军拉过的长弓已经控制不住,战马鞍上尚有残留的寒冰。边防大将设宴欢送归来之客,胡琴琵琶与羌笛共同奏响久远的旋律。纷纷飘下的夜雪打在堡垒之门,风卷着的红色旗帜冻得无法转动。众将在轮台东门欢送出行的好友,离开时的天空洒满静静飘舞的雪花。远山转弯处不再见到他的身影,脚印留在雪地上,留给他一个憔悴的背面。
碧荷生幽美泉水,在晨曦中闪耀着瑰丽艳丽的光芒。秋日的花朵顽强地掘进绿水之中,茂密的叶片盖满了一抹抹碧绿的烟。青涟丽景线条如此清晰,它令人痴迷,美若天仙。些许馨香,谁是传人?坐在此处看着门前的霜,品味红芳岁月的流逝。我们追求这繁华,愿托华池边,但共渡时光之河的机会却往往易逝。
春光正渐渐地归去何处,何不留在鲜花面前,尽情畅饮一杯。整日问花却只有沉默作答,这样的花开放是为了谁而落又在谁的依偎中开放?
一道红桃花枝搖晃几经风雨,荷塘岸边的竹林和松荫中盛开的花落得不真实。只有才子佳人情有独钟,繁华浮沉,真正了解花谁为它而开放?
当生命在冰冷的土地生长,在贫困的家庭中小女儿却总是嫁得太晚。春深美景将要谢去,谁会深情抚摸那纯洁的花儿?站在那里的白侍郎,已被这娇美之姿迷住了心灵。
◆ 前世的付出如今消失,擦肩而过的缘分已随时间流逝。在红尘的狂热里,你我相遇,又在红尘的喧哗中分离。但我不会让世间的荒芜侵蚀我的心灵。遇见你时,不问是否会并肩走过时光漫漫长路。而当你离去,也不叹会否珍惜前世的缘分。默默爱你,安静欢喜。

You May Also Like

More From Author